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太子妃她断案如神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会成为你的倚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会成为你的倚仗

蓝衣女子本就气得不轻,见郑锦钰站在了她这边,脸色立刻一喜,也狠狠道:“就是!咱们方才和那个苏流月发生冲突,不也是替她不值,怕因为苏流月的出现影响了她过生辰的心情嘛!真真是不识好人心!

她仗着自己是古祭酒最疼爱的孙女,总是做出一副大公无私、不染尘埃的样子,但谁不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

上次的赏荷宴,她就是第一个上台表演才艺的,在台上写对联的时候,她的眼睛就差贴在太子殿下身上了,太子殿下就没看她几眼!

但锦钰你上台的时候,我瞧着太子殿下一直在朝你那边张望呢。”

郑锦钰闻言,又是自傲又是阴沉,冷声道:“太子殿下看我再多眼又有什么用?”

她三姐已是入了后宫,成了圣上的宠妃。

按理来说,他们郑家跟三姐同辈的女子,是不可能再嫁给几个皇子了。

蓝衣女子见自己的马屁拍到位了,连忙道:“怎么没用?说明锦钰你优秀啊,便连向来清心寡欲的太子殿下也对你青睐有加!

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姐姐嫁给圣上,妹妹又嫁给太子或王爷的例子。

像锦钰这么优秀的,从来不缺求娶的人,也不用太急,可以慢慢挑。

更别说,你如今成了长喜长公主的学生,有了这个身份,你想嫁谁不可以啊?”

这番话简直是说到郑锦钰心坎上了。

上回的赏荷宴,她确实被选中了。

今天来的这群人里,被选上的也就她和古文雅。

她不禁下巴微扬,瞥了蓝衣女子一眼,道:“还没被正式选上呢。”

她们上回也满心以为自己被选上了。

然而,长喜长公主就是长喜长公主,她非要等下一次再举办一个宴席,让先前赏荷宴上因为身体问题没能表演的女子也一并表演了,再出最后的入选名单。

上回被叫去见长喜长公主的几个姑娘,只能说是暂时入了长喜长公主的眼。

但那又如何,如今她已是半只脚踏入了长公主府了,便是后面又有人上来了,谁敢跟她争这个位置?

怕的,是她连入长喜长公主眼的机会都没有。

蓝衣女子笑得讨好,“那不是就差公诸于众了嘛!哪像那个苏流月啊,便是在长喜长公主那里赖了一个下午也没机会!

对了,你们都收到长公主府的帖子了吧?下一次宴席就在六天后,我看帖子上写的地点是在城外的一处别苑里,我听别人说这次的宴席不像上一回那般大规模,主要是让上次没有表演的女子补上表演的机会,因此收到了帖子的人没有多少。”

郑锦钰一扬眉道:“我自是收到了。”

叶语君也道:“我……我也收到了。”

蓝衣女子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不怎么想搭理她。

郑锦钰却转头,朝她笑了笑道:“语君上次也因为腹疼没能表演,会收到帖子再正常不过了,你这次可得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再出什么问题了。”

对于帮了她又对她没什么威胁的叶语君,郑锦钰向来不吝于对她展示这种最廉价的友好。

见到郑锦钰对叶语君的态度,蓝衣女子微微一愣,原本已是到了喉咙口的阴阳怪气的话就这样又咽回了喉咙里,也扬起笑容道:“对啊,语君,下次可就看你的表现了!”

一边说,眼底深处一边掠过一抹不甘。

明明不管是论家世还是跟锦钰相识的时间,她都优于这个叶语君。

凭什么锦钰最近对她的态度,却是慢慢地比对她还好了?

这个叶语君,凭什么?!

另一边,苏流月和薛文津离开了茶馆后,薛文津似乎还在生气,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苏流月好笑地看着她,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嘲讽的是她这三表哥呢。

直到快到养正书院了,薛文津才停下脚步,转身嘴角微抿地看着苏流月道:“流月,方才那样的事情,你可是时常会遇到?”

他不是不知道流月自从被郑家退婚后,就一直活在流言蜚语里。

但方才亲眼见到了别人对流月的嘲讽,才真切地感觉到了,那些人有多过分。

苏流月嘴角微扬道:“确实遇到的不少,但放心吧,三表哥,我完全没把那些人当一回事。”

嘴长在别人身上,她管他们说什么呢。

薛文津看到她神情豁达,不像是装的,心头的郁闷才消散了一些,轻叹一口气道:“有时候,我真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多么好的一个姑娘。”

可惜,自家表妹的那些本事,都不能为外人道。

明明,流月是个连太子殿下都这般重用的人。

苏流月不禁轻笑一声,道:“行了,三表哥,你快回去复习吧,她们如今敢这般轻视我,还不是因为我没有倚仗?你看她们敢说郑五姑娘的坏话?敢说古四姑娘的坏话?苏家那边我是不指望了,你和大舅可要努力给我长脸啊!”

薛文津忍不住被她逗笑了,直视着她,一脸认真道:“好,以后,我定会让薛家成为你的倚仗。”

看着薛文津进了书院后,苏流月才往回走。

跟在她身旁的尔思忍不住一脸感慨道:“三少爷对姑娘真好,其实,若姑娘能嫁给三少爷,不失为一段良缘……”

这些天,尔思和尔安一直轮流去满一芳帮忙。

今天,轮到尔思在她身旁伺候。

其实,若不是这两个丫头坚持,苏流月是恨不得她们都去满一芳帮忙的。

苏流月嘴角微抽,连忙道:“停停停,我早说了,我跟三表哥是不可能的!”

尔思顿时很是遗憾地撇了撇嘴,突然又道:“不过,姑娘你竟然一直在给太子殿下做事!姑娘你太奸诈了,竟连奴婢和尔安也瞒着!那姑娘岂不是时常能见到太子殿下了?太子殿下人真的很好吗?他对手下的人会不会很凶或者很不近人情?奴婢先前在赏荷宴见到太子殿下时,就觉得他像天上的神仙一样高高在上不好亲近……”

尔思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了这件事,这会儿终于有空表达她的震惊之情了,那满心满腹的话顿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苏流月默默地看了看天,却没有打断她。

罢了,听她说这些,好过听她一直撮合她跟薛文津。

苏流月又去满一芳看了看,见满一芳的生意一如往常地羡煞旁人,才心满意足地回了苏家。

自从赏荷宴结束后,她便一直待在薛家,今天也是时候回来打个卡了,免得郭氏什么时候就又叫人去薛家把她抓回来。

却没想到的是,她刚回到了久违的房间里,郭氏就挂着一脸虚伪的笑走了进来,甚是热情地道:“流月,哎呀,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么多天都不回家,可担心坏阿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