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门姝色与君谋 > 第224章 嫁给谁都不会嫁给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24章 嫁给谁都不会嫁给你

萧元怀拎起书案上的酒壶,斟了两杯酒。

眉目平静,对着沈宝昭说道:“昭昭,来,陪我喝一杯。”

沈宝昭自顾自地坐到了书案侧面的茶案旁,斟了一杯茶饮了起来。

萧元怀并没有在意沈宝昭对他的不理不睬,反而开始絮絮叨叨说起来。

“今日阿盛大婚,我也跟着喝了几杯。”

沈宝昭知道萧元怀的酒量极好,虽然眼神仍旧清明,但满身的酒气,恐怕不止喝了几杯。

夜也渐渐深了,沈宝昭说道:“怀王殿下该回去了。”

萧元怀不置可否,对着沈宝昭笑了笑,眸光中满是宠溺之色。

沈宝昭偏过头不看他,上一世就是容易被这含情脉脉的目光给欺骗。

“好,你先陪我喝一杯,如何?”

萧元怀自来都是一言九鼎,沈宝昭想快些把这尊瘟神打发走,便移步到书案旁。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以走了吗?”

萧元怀充耳不闻,仍旧将空酒杯斟满。

沈宝昭气着了,她印象中的萧元怀温润如玉,克己复礼。

如何会说话不算数!

“请怀王殿下自重,臣女以为殿下应当言出必行。”

言出必行?那你还曾与我一同发誓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呢?萧元怀心蓦地一痛。

他克制不住自己,他明明知道只有他一人重生而来,无法对昭昭要求过多,要循序渐进。

可他就是忍不住,忍不住要来看看她,与她说说话。

哪怕她对他不理不睬,横眉冷对,都无所谓。

可真当她对他如此疏离又全身抗拒时,他才发现,他高估了自己。

萧元怀红了眼尾,眸中皆是受伤之色,略带着孤寂问道:“昭昭确定,不给我一个机会吗?”

沈宝昭听他的语调哀伤,但仍旧是无法动摇她的决心。

沈宝昭的手紧紧地掐着罗纱的衣袖,拳头渐渐发白,用尽了全身力气来克制自己。

告诫自己,眼前的人惯会做戏,千万不要再被他骗了,千万不要再一次飞蛾扑火。

平复了许久,翻滚的情绪,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别过脸不看萧元怀,望着蜡烛的灯芯一晃一晃的样子,冷声道:“怀王殿下,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

“我已经有婚约,恐怕要辜负怀王殿下的厚爱了。”

萧元怀冷哼一声,“那是假婚约。”

“真婚约也好,假婚约也罢。我与厉表哥也是在圣上面前过了明路的,怀王殿下如此挖人墙角恐怕不好吧?”

沈宝昭不知道萧元怀为何如此固执,难不成是觉得上一世愧对自己,这一世来补偿?

可是他却没有问过自己还愿不愿意,就如此一意孤行,沈宝昭着实不喜。

萧元怀气笑,挖人墙角?到底是谁在挖谁的墙角?

“昭昭你这是铁了心要嫁给萧厉了?”萧元怀想再一次确认。

沈宝昭听他不善的语气,担心他对萧厉用什么别的手段。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无情地说道:“不管是厉表哥还是张三李四王五,我嫁给任何人都不会嫁给你。

明白了吗?怀王殿下。”

沈宝昭一字一句,说的铿锵有力。萧元怀的心就像是被匕首一刀一刀的割的鲜血淋漓。

萧元怀近似绝望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那抹倩影,嘴唇紧抿,眼眸哀伤,就如同一只被配偶抛弃了的猛虎。

正静静地舔舐着伤口,一下又一下。

萧元怀一言不发的样子,沈宝昭心里有些发怵。

可转念一想,受背叛的是她,被一箭穿心的也是她,不过是果断地拒绝了他的情意,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与她前世受的伤比起来,九牛一毛。

更何况,萧元怀这人对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思她还不确定。

说不定根本就是为了满足自己那一丝虚伪的愧疚之情罢了,这么想反而越发的觉得自己做的对。

理也不理萧元怀,自顾自地一甩衣袖回了卧房之中。

吩咐晴空关好门窗,守好门户,不用理会书房中的人。

萧元怀见沈宝昭如此决绝的样子,伤透了心,便也没有多留回了王府。

自此之后,沈宝昭再也没有在宁安伯府中见到萧元怀。

而萧元怀也再也没有差人送过东西来。仿佛前些日子只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沈宝昭也不知道为何,心里倒有些空落落的。不过也只一瞬,其余时间倒是乐的清净。

萧厉回京的那日,天上飘起了小雨。可这丝毫没有影响京都百姓看热闹的心情。

几名要犯被囚车关押着,身上脏污,蓬头垢面。

百姓们不断朝着他们扔烂菜叶、臭鸡蛋,泼泔水。

萧厉稳稳地坐在马上,身姿挺拔。面对路边百姓的夸赞,面无表情,一如以往。

直到路过了长春酒楼,微微抬头望去,竟然见到了日思夜想之人。

眉眼豁然开朗,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满怀的爱意,对着窗台旁的沈宝昭点了点头。

沈宝昭亦点头回应,萧厉看起来精神不错,消瘦了些看起来倒是越发凌厉了。

大破两淮盐税案,满朝震惊!

大理寺卿年底就要退了,想来萧厉能更近一步。

今日裕郡王府家宴,沈宝昭昨日就收到外祖母的邀请,让她今日务必要到场。

沈宝昭本不欲前往,虽然萧大夫人还被关在院子里礼佛。但她好歹是萧厉的母亲,沈宝昭不确定会不会见到不想见的人。

但她也想趁此机会亲自将萧大夫人的事情与萧厉交代一遍,便也没有拒绝。

萧厉进了皇城述职,成德帝龙心大悦,午膳便留了萧厉用膳。

因而家宴便延到了晚上,申时正,沈宝昭就到了裕郡王妃的院子。

有人比她更早到,萧玉瑶萧玉环两姐妹早就已经坐在了裕郡王妃的厅中。

沈宝昭见了与萧玉环相互见礼,萧玉瑶见了沈宝昭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丝毫控制不住情绪,大喊道:“你来做什么?你将我与母亲害得还不够惨吗?”

萧玉瑶只要一想到她这些时日过的是什么日子,就恨不得要将沈宝昭碎尸万段。

那涂高峰身无长物,家中连件拿得出手的家具都没有。

而王府也不曾给她任何的陪嫁,只允许她将昔日用过的东西都带走。

若非她典当了些首饰,恐怕连穿衣吃饭都是个问题。

萧玉瑶实在是过的苦,萧大夫人被关,她只能向萧玉环求救。

而萧玉环在宣平侯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姐妹俩都过的很是艰辛。

好在,萧厉回来了!

她们的兄弟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萧玉瑶就不信,萧厉还会不顾母亲与姐妹而偏帮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