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月牙镇情事 > 第312章 这里的一切是我的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12章 这里的一切是我的了

张志在薛正品的授意下,正式踏入了展望服装有限公司的大门。他与秋月紧密合作,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对公司管理层的全面整顿。他们深知要想让公司焕发出新的活力,就必须从每个部门的核心领导层入手。

于是,他们首先将目光投向了市场营销部门。张志深知这个部门对于公司的重要性,它犹如公司的先锋队,直接关系到产品的推广和销售。因此,他要求营销部门立即进行自我整顿,并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奖惩制度。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员工的积极性,真正做到能者多劳,为公司创造更多的价值。

紧接着,他们来到了质检部门。这里是保障产品质量的关键环节,容不得半点马虎。张志向质检部门下达了死命令:务必确保每一件出厂的服装都毫无质量问题!这不仅是对消费者负责,更是对公司声誉的扞卫。

最后,他们走进了服装设计部门。这个部门肩负着塑造品牌形象、引领时尚潮流的重任。张志鼓励每位设计师充分发挥自己的创意和才华,每个季度都要推出当季的流行款式。同时,他还设立了严格的评选机制,只有最优秀的设计作品才能被采纳,并给予相应的奖励;而对于表现不佳的设计师,也要有一定的惩罚措施。通过这种方式,既能激励设计师们不断创新,又能保证公司始终站在时尚前沿。

上面这些举措落实后,便开始精简各个部门,这个消息传出来后,服装厂管理层、办公室每个人都人心惶惶!

尤其是那些关系户,凭借着关系进了服装厂,然后在一个可有可无的岗位上,拿着高工资,并且没有任何作为,整天作威作福拿着鸡毛当令箭那些人,他们开始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说出自己的不满。

“哎,你听说李总要裁员吗?”

“听说了,但我不担心!毕竟沈部长是我的姐夫,我就不相信她能这么不顾及情面!”

“这可说不好,因为我听说厂里其他股东现在都甩手不干了,让李总随便折腾!”

“哎呀,如果这样,那就是没有情面可言啦!”

“这可怎么办呢?”

“我们只能静观其变啦!”

整个服装厂现在是静悄悄的,每个人心里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生怕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现在大家需要做的就是自保!

……

服装厂的那些股东们得知这个消息后,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不满的表情,甚至有人开始唉声叹气、怨天尤人!

他们心中充满懊悔,觉得当初不该轻易地与李总签署那份协议。

如今看来,这份协议简直就是一道枷锁,让整个服装厂逐渐变成了姓李的天下,这样下去他们在服装厂的人将全部被清除!

即使将来服装厂收了回来,那也是一具空壳,他们总不能再把李总的人逐一清除吧!

他们眉头紧锁,表情严肃。

甚至开始埋怨安放养父最初的提议,就是他的提议,才让局面变得如此被动。

他们现在对安放养父的态度已经不是过去那样谄媚,阿谀奉承!反而还带着几分怨气好

“彼得,您倒是说说现在该怎么办?”陈福康看着安放养父,他现在也没了主意,毕竟他们现在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大家要死就的一起死,而且彼得的股份那么多!

“我……”安放养父看了在场几人,他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事实上他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他本以为这个厂就是神仙来了也难以救活,所以他将了李秋月一局,千算万算他没想到李秋月居然请到了薛正品,现在他的如意算盘可能要落空了!本以为这个厂最后破产,他低价收购这个厂,现在中国正在大力支持外资企业,以他现在在深圳的威望,还有他在美国的关系网,他完全可以做出口服装贸易!他将赚的盆满钵满……

“您倒是说句话呀!”杨炳康也着急的问安放养父。

安放养父看着几人都在逼自己,他一时间也十分生气,于是他随口就说了一句气话:“现在的局面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你们应该明白,我们几人是同一战线的人,如果继续这样,我只能选择退股了!”

他的话一出口,他们几人顿时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

当初几人成立这家服装厂时,对于股份的这一方面并没有立下明确合同,不允许大家撤股,所以俞振东随时就撤股了,那么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可以把股份撤出来呢?

这样李秋月就很被动了!

她肯定一时之间抽不出来这么多现金折算股份,那么他们坚决要撤股,这样他们就可以逼着李秋月乖乖听话。

这便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几人商议后,立刻一拍即合!

安放养父这次没有说反对的话,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对他没任何损失!

如果继续让李秋月这样操作服装厂,他的人也清空了!

于是他们找到秋月,说出他们的想法!

秋月看了看几人,她知道几人是有备而来,这明摆着逼她就范呢!她现在内心十分慌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只能对几人说明天给他们一个明确答案。

几人走后,秋月先是给财务部打去了电话,她让财务部给出具体数字,三人的股份加在一起,折算出来大概是多少钱?

不一会,财务部给出了准确数字。

她马上给薛正品打去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薛正品沉吟片刻后,他问秋月:“你的意思如何?”

“我想给他们清算股份!”

“你不怕吗?大家之所以入股集资办公司,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均担,挣钱是挣的少了,但即使亏了也不至于破产!”

“薛大哥,我现在怕不怕能咋样啊!他们就是逼我就范,我既然都已经做了,那我绝对不会妥协的!”

“秋月,你资金上有问题吗?”薛正品这时才明白,秋月的性格原来如此倔强,还是宁死不屈的人,他突然特别开心。

“财务部说,三人需要反出去七十多万,我手里的差一些,但我可以想办法。”秋月老实的回答薛正品,她手里的现金现在有近六十万,加上王红的钱也差不了多了。

“秋月,你想清楚,你这样等于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搭在这个服装厂里了,如果亏了……”

“没有如果,就算亏了我也认了!”

“好!秋月钱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的钱留着,这个钱我出了,并且我还会注入一些资金,给服装厂添置一些新设备,做一些宣传,现在是广告时代,打开知名度才是关键,这就是所谓的品牌效应!”

“薛大哥……”秋月有些激动。

“怎么,你都不肯让我入股,怕我分你的钱吗?”薛正品故意逗着秋月。

“薛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心里过意不去,让你和我趟浑水!”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薛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秋月连忙解释道。

“逗你玩的,但有一件事情我得和你说清楚,我这个股份只能是暗股,你明白吗?”

“明白。”

……

第二天,秋月就给几个股东打去了电话,让他们马上来服装厂。

薛正品这边已经把钱打到秋月的户头上。

秋月把准备好的合同递给了薛正品。

薛正品看都没看合同,他直接对秋月说:“秋月,我相信你的为人,而且我们很好算账,二一添做五就行了!”

“薛大哥,你签了吧,这样我心里能好受点。”秋月的眼圈都有些红,她现在对薛正品感激地五体投地。

薛正品看着秋月红了的眼圈,他心里涌出一阵细密的疼痛,他只好拿过合同,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这样做只为了秋月能开心一些。

……

在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气氛异常紧张。几位股东围坐在会议桌旁,他们的脸上透露出期待和自信。

他们以为秋月会在这次会议上屈服和退让,但事实却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秋月踏进会议室,她的步伐坚定而沉稳,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坚定。

她坐在桌前,挺直了脊梁,毫不退缩地面对着几位股东。

当秋月开口时,她的声音清晰而坚定:“我已经收购了你们所有的股份。”

这句话如同惊雷般在会议室中炸响,股东们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愕和难以置信。

他们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秋月的决定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们原本预期的是一场争论和协商,却迎来了如此决绝的回应。

会议室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安放养父最先作出表率,他拿起文件,没有任何犹豫的签了字。他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看来做不成朋友,那只能是敌人了!

其余几人看着安放养父签字了,他们也放弃了抵抗,也打算签字了!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秋月居然能在一夜之间弄到这么多钱!

“李总的魄力,让我们十分钦佩呀!”

“正所谓是巾帼不让须眉!”

几人客气的拍着秋月马屁。

秋月站了起来,对几人说:“那还的仰仗几位,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几人听完后,瞬间就变成了苦瓜脸,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