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顾二柱还当真有些担心老儿子说到做不到,实在是那笔嫁妆价值已经超出了他想象,就怕老儿子动心了。

尤其是随着老儿媳有孕之后,他即使这期间有些日子不在家,但就近几天来看,老儿子的权力大了。

可以说他们小两口如今的产业各个管事基本上已经略过老儿媳,直接禀报到老儿子这里定夺安排。

钱财,谁不稀罕。

讲良心话,他也稀罕。

光想想三丫自己攒下的庄子铺子都是自己亲孙子亲孙女的已经偷乐,何况现今还有下金蛋的作坊。

就算哪天作坊下不了蛋,不得不关了,干个一两年攒下的银两也够小两口和孩子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但,瞅这架势,这些加起来搞不好还远远不如那笔嫁妆一半又一半的又一半,老儿子会想占为己有?

他这个当老子的都不敢担保,偏偏三丫也是个主意正的孩子,她说暂且代管就不可能吞下这笔嫁妆。

不瞅这孩子至今都不曾挪用嫁妆单子铺子租金,连她叔父让大力从京城陪嫁宅院拉回的贵重品也原封不动塞进庄园地窖。

这些事情瞒得了谁,瞒不了他两口子,倒不是他两口子有意打听儿媳私事,主要还是三丫这孩子会找他两口子商量。

像这回各庄头送来庄子所出的土特产,还有各管事带来当地的特产,还没有送来之前三丫这孩子就先找他两口子商量咋整了。

而他家六郎就没有了,开口就是各庄头管事到周家村的时候留一半给先生,剩余东西直接拉回来自家用就行了。

听得他都脸红了。

亏这混小子说好的和三丫一样不要这笔嫁妆,可占便宜的时候眼皮子不眨一下的恨不得统统都收下了。

这混小子不知像谁,他再是一块滚刀肉,也没有混不究到什么东西都想收下不事先和媳妇商量的地步。

不知老儿子老儿媳之间实情的顾二柱趁着这回只有自己父子二人在外书房不会有人偷听的机会给好好讲了讲。

什么叫有良心的哄媳妇,涉及到钱财又要如何让媳妇安心,凡事又该如何有商有量的不会伤及夫妻情分。

悄声的将他近两个晚上能想到总结出来的法子,他是丝毫都不保留地传授于老儿子,以盼老儿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怕说多了娶了这么好的儿媳如何如何的会惹起老儿子心里不舒坦对老儿媳心有疙瘩,他还不敢借机敲打老儿子了。

只能途中插一个个小故事,学起亲家马大壮来个谁谁谁的当年是怎么样的,如今又是怎么样的悔之已晚。

这一番苦心,把顾文轩给听的都想笑得不得了,而他途中也频频笑了,自然又逃不了挨他老子的大巴掌。

比起前院大书房的父教子,西厢房书房里面的一对父女俩人就正常多了,这里面当爹的就只关心一件事。

他家三丫近些日子在城里可有吃好睡好,有没有又委屈自己报喜不报忧的凡事憋在心里不敢说出口。

“……除了这些,我连顾大郎他媳妇都没惯着,她还可以算是名分上的长嫂呢,我不想搭理就不见了。

我婆婆还说干的好,至于田家,六郎哥打一开始就没瞒我,我比我婆婆和大嫂还早得知到底是咋回事。

爹你还不知我是啥性子啊,那种人算是我哪门子亲戚。我早私底下和王家婶娘通气,她也帮我递话了。

借着这次机会,如今咱们青阳县算得上一号人物的当家主母应该都知我态度。”周半夏眨了眨眼,“深受我师父和高老夫人教导的我,怎么可能为那种作女干犯科的玩应儿有违良知,有负我叔父期望。

我叔父那个人乃是刚正谦和的君子,他岂能容我在外胡作非为,我父也是再三叮嘱我女子不得多事。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王家婶娘第二天就找了个机会把我的态度传达给县尊大人他们几位夫人。

你放宽心,爹,你闺女我如今早已不是被拿捏住卖身契的周半夏,早前我不害人,但谁也别想害我了,何况如今。

不是你闺女我自大,他们田家算什么,也就我不想搭理,不然他早被收监,还让他们有机会跟人讨价还价!”

看着他家三丫说着得瑟地扬起下巴,一副不屑搭理的小模样,周四顺不由笑了,“那你咋不让人家被收监了?”

“还是那句话,得不偿失,那家小叔子都不报官了,我何必多此一举,反过来整得还欠人情一样。

再则,本来没有我什么事的,就因为有人想我欠他们人情,整得我在背后搞鬼一样,外人会如何看我。

我犯不着,也没必要多此一举,过刚过软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要让人知道别惹恼我,我还是很好说话的就行了。

能不动真格,我还是想和爹你一样,只管过自己的日子,外人于咱们何干,先顾好自家人已经不容易了。”

周四顺想了想,是这个道理,“你要能这么寻思,爹就安心了,爹怕你想多了,瞎好心委屈了自个。”

“不会。”

周四顺懒得举例反驳闺女所谓的不会,要骂也不是眼下,最起码要等顺顺当当生下孩子再骂都来得及。

倒是,“田家那事,其实已经有结论了,据你公爹说田家过世的老太太有留下东西给田二狗子他老子。

好像是玉佩啥的,这回为了救儿子,那老家伙还找你公爹想抵押东西借一千两银子,被你公爹回绝了。”

还有此事,还是有找上她公爹了?

田家有一块顾老太她祖母留下的玉佩,她是知道,之前就听顾文轩提过听他爹说过田家早年有些家底。

好像是顾老太的祖母原本是府城一户富家通房丫鬟,那当家的老头子死了,被当家太太放出来之后才嫁的田家。

倒没有什么狗血的通房丫鬟有孕还暗藏了大笔钱财,这才迫不得已找了当时当长工的田家子喜当爹的故事。

就是顾老太她祖母应该还算老实,不是被那家当家太太转卖给人牙子,而是直接给了卖身契放出来。

放出来的时候,通房丫鬟嘛,应该是给了笔银子,还让顾老太她祖母带上旧物出府,这才能带走贴己。

只是,“什么玉佩这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