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亲亲反派的腰窝 > 第6章 全息网恋之精灵劫6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和谢止成功交上朋友之后,温月白挥动翅膀,带着谢止送给他的花花,将它们放到他的精致树屋里面。

他住的木屋,很精致漂亮,外表都是藤蔓和花朵,温月白一进树屋里面,藤蔓上的浅粉色小花就盛开 。

简直像是一座藏在茂盛枝叶里面的小花房。

谢止此刻的身高太高,可以平视温月白的小树屋,他靠着一旁的枝干,看扇着翅膀的温月白进进出出。

没一会儿,温月白怀里捧着一堆野果出来,直直的朝着谢止飞来。

“手伸出来。”

谢止伸出手,温月白将野果放在他的手掌里。

趁着温月白低头放果子的时间,谢止伸出另外一只手,想摸一摸他头顶上的那个明晃晃的0。

结果手没能摸到那个0,反倒摸到了温月白的脑袋。

小小一只精灵,连脑袋也小小的,此刻的谢止一个巴掌,就能遮住他的脑袋。

脑袋上突然盖下来一个庞然大物,温月白自然有所察觉。

他抬头一看,就能看见谢止的手掌。

温月白眨眨眼睛,抬手摸上自己头发上的花。

“你也很喜欢我的花吗?”

“没关系,我可以送你。”

谢止没来得及反驳,温月白挥动翅膀,整只精灵就坐到了谢止的肩膀上 。

宽大的肩膀上突然多了一个温软的小家伙,谢止莫名躯体僵硬了几分。

温月白坐着,白皙修长的双腿垂落在谢止胸前,谢止稍微一垂眼,就能看见他的腿。

温月白侧身,抓起谢止的一缕长发,对着它叽里咕噜的念了一长串精灵语。

等他念完后,谢止的头发上,竟然也开出了小花花。

一个身材高大,样貌算不上十分俊朗的魃尸,头发上开出一朵朵小花,样子反差实在有些大。

由于温月白此刻坐在谢止肩膀上,所有他再次进入观众视线中。

一时间,观众们不知道是应该先惊讶于精灵的颜值,还是先惊讶于精灵竟然主动坐到了主播的身上。

一堆酸鸡在弹幕上疯狂的发言。

一美一丑的搭配,实在让观众们看得心梗。

【我错了,我不该觉得谢之前还是胖子的那张照片丑的。】

【他胖,他还可以减肥。】

【但他丑,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 !】

【其实,主播之前那张照片,五官还是长得很不错的,要是他努努力减减肥……】

【唉,就是啊,能被精灵认可当朋友的人,能差到哪里去呢?】

黑子们:“……”

无语,这一届观众,都这么会安慰自己的吗?

黑子们声嘶力竭在弹幕上发言,又拿出谢止之前的照片做文章。

【但他现在丑,而且还可能丑一辈子! ! !】

【大家不要被他,给弄蒙了心智。】

有观众理智发言,简称为人间清醒。

【他丑,关我什么事?】

【我是来看小精灵的,精灵漂亮就好了,主播丑美,又不关我的事。】

在这个直播间,黑子们发现,观众们都理智得不像人,压根挑不动事。

他们黑谢止长得胖,有人说,谢止可以减肥。

他们黑谢止外貌丑陋油腻,有人说,丑怎么了,他们又不是来看他的。

他们准备黑谢止人品不行,有人说,人品不行?那世界上最为纯洁的小精灵是眼瞎吗?和一个心思肮脏的坏蛋做好朋友?

能被精灵喜欢的人,能差到哪里去。

不要把他们观众当傻子糊弄好吧。

黑子实在黑不下去,摔了键盘,骂骂咧咧:这届网友智商怎么突然正常了?

和之前好糊弄的那一批,一点也不一样。

不是网友智商突然正常了,网友的智商一直很正常。

只是平时大多数都是路人在看直播,只想安安静静的看,压根不想掺和到那些破事里面去。

在弹幕上吵架的,来来回回,就那么几群人,没有多少真正的路人粉。

而谢止的直播间的话,喜欢精灵的路人都准备成为谢止的真爱粉,看到有人抹黑谢止时,自然会出来维护他。

……

给谢止变出花花之后,温月白还用脑袋去贴了贴谢止的脑袋。

“你在干什么?”

温月白看上去太小,谢止压根没敢使力气想将他从自己肩膀上抱下来。

“这是我们精灵一族的祝福。”

“会保佑你有好运。”

与此同时,谢止想,这只精灵,很自来熟。

才刚认识不久,就又给他这个朋友送果子,送花的。

这要是在现实生活中,估计得被人骗得裤衩子都不剩。

谢止才想了几句。

结果温月白又敏锐的看向他:“你是不是又在心里骂我?”

谢止:“……”

“你们魃尸,果然都是坏蛋。”

精灵晃荡着脚,伸手扯了一朵谢止头上的花。

但突然多了一个人,温月白还是很喜欢和谢止聊天的。

温月白坐在谢止的肩膀上挪了挪屁股,抱着谢止的脑袋靠了靠。

他觉得,坐在这只魃尸的肩膀上,实在舒服。

平时每天都要挥动着翅膀飞来飞去,精灵很累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温月白觉得,他从心底,想要亲近这个魃尸。

谢止身上的1一闪一闪的亮着,在极尽全力的勾搭它的0。

但那0非但无动于衷,还更贴近温月白的本源数据,和人家挨挨蹭蹭的贴在一起。

“知知,你有朋友吗?”

“你们魃尸只有你一个吗?”

谢止侧头看向温月白:“知知?”

小精灵温软的眸子也看向他,疑惑歪头。

“你叫谢止,小名知知。”

知知当然是温月白给谢止取的名字。

这是精灵给予好朋友的最高待遇。

谢止眸子沉了沉,若他没记错,他好像没有给这只精灵说过他的真名。

“你怎么知道我叫谢止的?”

精灵低头咬着手里的花,咬着里面的花蜜,闻言,抬起头来。

“不知道。”

“好像是想知道就知道了。”

温月白是网络里的一串数据,但数据都会有互通的,只要谢止实名注册过这个游戏,那他的信息,在温月白这里,都不是什么秘密。

温月白问题有些多,但声音实在好听,听他叽里咕噜的说一长串,也不会感到厌烦。

“你每天都一个人待在这里?”

没有其他朋友?”

谢止不太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一个隐藏任务。

就他当前查探到的,这座森林里面,似乎没有其他玩家的踪迹。

提起朋友这件事,温月白眼睛黯了黯,翅膀一甩,将自己整个人合拢起来。

他闷闷的说:“我不知道。”

“我从出生起,就一个人呆在这里。”

但他脑海里有关于精灵一族的传承,知道自己应该是有族群的。

而且他的翅膀根有金色的花纹,有这种花纹的翅膀,在精灵一族中,好像是王子的存在。

温月白这个人物角色,一开始设定的身份,就是精灵王子。

温月白伸出手指,有蝴蝶主动飞到他指尖。

森林里的一切生物都对他很友好,但他时常会觉得很难受。

像是无根的浮萍,漂浮着,没有着落点。

精灵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孤独。

与此同时,谢止的任务面板刷新,隐藏任务出现新的终极目标。

【满足精灵的愿望,带他离开这里。】

精灵的愿望?

会是什么?

隐藏任务不完成,谢止似乎也离开不了这块地方。

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谢止用手指,将坐在肩膀上的精灵给提溜上他自己的房子外面的枝干上。

温月白疑惑的眨眨眼睛,结果一个不注意,眼前的谢止就不见了。

温月白眼眸突然警惕的眯起来,尖尖的精灵耳微动,手随心动,手中突然多出他之前射谢止的浅绿色弯弓。

他以为谢止是被什么看不见的可怕生物给掳走了。

结果警惕半天,四周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没发现有奇怪生物存在之后,小精灵头上花环上的花花,都开焉了几朵。

他新交的好朋友,好像走了……

精灵浅色的睫毛轻轻垂下,小弧度的抿了抿唇,他有些不高兴。

实际上,谢止只是下了个线而已。

他想去查探一下这个隐藏任务,究竟是怎么回事。

隐藏任务,也算是一个随机任务,需要运气才能刷到。

在官方放出的消息中,目前还没有人碰到隐藏任务,自然也没有相关的攻略。

好在曙光这个游戏,是谢家产业,谢止想要了解得详细一些,可以直接给他爸的助理打个电话询问一下。

“王叔,关于精灵和隐藏任务的详细资料,可以给我一份吗?”

“精灵和隐藏任务?”

王叔看了眼一旁停下笔的老总,压低声音问道:

“少爷也在玩曙光这款游戏?”

谢止应了声。

他玩自家游戏这件事,没和家里说过,父母都不怎么知道。

虽然曙光游戏需要实名,但全世界叫谢止的重名的人太多。

老谢总在旁边敏锐的听到是谢止打来的电话,面上神色依旧威严,但实则,耳朵竖起来,认真偷听助理和儿子的电话。

王助理沉吟了下,而后才道:“精灵和隐藏任务的相关资料,我可以提供给少爷,但这件事,需要和谢总汇报一下。”

谢止不在意的应了声。

他本来没想瞒着两老。

简单聊了两句之后,谢止挂断电话,一看时间,还早。

游戏里面的时间,基本上和外面的时间一致,也会有白天和黑夜。

现在一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谢止准备等晚点,再上游戏。

为了配合谢止减肥,来做饭的阿姨,现在开始,给谢止做的饭都是低碳水的食物。

水煮虾,西兰花,番茄一类的菜,被做成低脂减肥餐。

谢止虽然现在由于身躯有些肥胖,看着外貌并不优越,但周身礼仪很好。

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餐桌上吃饭,没有发出其他的声音,整个动作过程,无可避免的有些程序化。

饭后半个小时之后,谢止去健身房运动了一个小时,出来时,整个人脸上身上,都是汗水。

他去洗了个澡后,又上了游戏。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隐藏任务一旦开始,除非完成它,否则游戏内一上线,就会直接传送到森林内。

简直有点像是强买强卖。

谢止上游戏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变黑,游戏中也是如此。

白天的时候,森林看着还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

但到了晚上,众多的树木在黑暗中投下的树影,就令人有些觉得毛骨悚然,简直让人觉得误入了恐怖片现场。

尤其是谢止一上线,绑定的直播间直接开播,观众们一打开他的直播间,就看到了类似恐怖片现场的画面。

这样恶毒的环境,再加上长相这样恶毒的主播。

简直开局既让人心梗。

有观众安慰自己:

【其实主播那张脸,看久了习惯了,也还好。】

【反正我们又不和他谈恋爱,嘻嘻。】

【就是就是。】

【要是精灵能和我谈就好了。】

【凭啥和你谈,要谈应该和我谈。】

【没想到这年头了,精灵也有梦男梦女,真是……精灵和我谈吧!】

即便天上有月光,但由于森林里面树木太多,将所有光影都遮住,里面环境十分黝黑,在这个时刻进入森林,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对于谢止来说,黑暗不是什么大问题。

森林里面,大晚上的,除了野兽,没有其他能让人十分害怕的东西存在。

而野兽,像是狼,老虎这样的,想要猎杀它们,对现在的谢止而言,是一件十分简单且容易的事。

庞大如小山丘一样的魃尸,开始朝着森林中心走去。

他的脚步深一阵,浅一阵,走在大地上,以打地洞为家的地下小动物们,纷纷探出头来。

正在自己树屋里面睡觉的温月白,也被这阵动静吵到,还以为是地震了。

精灵翅膀一扇,就飞出了树屋。

在树屋门口主动聚集起来给他当灯的萤火虫看见他,主动聚成一团,围在温月白身边飞着。

温月白朝着动静传来的地方一看,鼻翼轻轻动了动,结果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是他好朋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