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林渊看着主卧里的古朴大床,以及上边崭新的红色锦被,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

心想着这房子这么喜庆,不会是张少杰妈妈买来给他度蜜月用的吧?现在倒是便宜他了。

不过这又古朴又喜庆的,他总觉得这氛围真的很怕哪里冒出一双绣花鞋啊,

忽然想到张少杰提醒他别吓到了,林渊摇头失笑,那小子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来的吧。

而一旁的庄如梦很激动,拔步床她在看穿越小说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现在终于看到真的了,

她激动得坐了上去,看着上边繁复的雕花不停感叹着漂亮,看着就不自觉地躺了下去,

一躺下她就喜欢上了,并没有想象中的硬,而是软软的,舒服得她在上边打了个滚。

“哇这床真舒服~老公你也……”庄如梦感叹着,想叫林渊,结果脚腕一暖吓了她一跳,

赶忙回头看去,发现是林渊在帮她脱鞋子,还朝她笑,她害羞得想缩回脚。

林渊并没有放手,扶着她的小腿欺身过去,随着重量的增加两人深陷在了锦被中,

林渊揽着她的腰肢,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娘子叫相公做什么,是迫不及待要洞房吗?”说着林渊脱下外套,起身放下床幔说道,

“是相公的错,让娘子久等了,春宵一刻值千金,那我们这就安寝吧~”

“呀~讨厌~”

帐内两人的身影交叠,一时间满室皆春~

而此时“嗜血”那边,他正很是亲密地搂着一个人,埋头在那人颈间,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嗜血”不满地皱起了眉,抬起头将那人直接推开,

那人没了支撑直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正是之前的那个情报人员。

“嗜血”靠着沙发随意地说了句“进。”,

房门打开,一个戴面具的黑衣人带着个战战兢兢的人进来说道,

“副首领,新的情报人员来了。”

“嗯,人送进来,你可以走了。”

“遵命。”

黑衣人目不斜视地转身离开并关上了门,一眼都没看地上的人。

“嗜血”舔着嘴唇,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艳红的嘴唇将他俊美的面容衬托得格外妖异,

良久他看向新来的情报人员,见他一直低着头瑟瑟发抖,随意地问道,

“你就是新来的,没实力的人知道是什么下场吧?”

“是,是我,啊!!!”

新的情报人员怕“嗜血”觉得他没用,赶忙抬头回话,结果就看到了地上的那人,

那人脖子上的血还在不断涌出,而且脸色惨白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是凉了。

猛然看到尸体,还是原本的情报人员,新的情报人员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断惨叫着。

听着刺耳的惨叫,“嗜血”不满地说,

“闭嘴!”

新的情报人员害怕极了,生怕自己也变成尸体,赶忙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连连摇头,惊恐地看向“嗜血”。

“嗜血”很满意他的表情,笑着说道,

“告诉我林渊现在在哪里,没用的下场你知道的。”

说着还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把新情报人员吓得瑟瑟发抖,磕磕巴巴地汇报道,

“林,林渊此刻应该在,在h市。”

听到这个回答“嗜血”当即就不满了,阴冷地说道,

“说点我不知道的。”

新情报人员吓坏了,赶忙把自己的分析过程说了出来,

“属,属下将林渊的熟人都调查过了,据我分析,他还会回J市!

因为与林渊认识的人中,大部分人都在参加完赌石大会后返回了原来的地方,

或者去了其他地方,只有一个仍然滞留在J市。”

“就这样?那又能说明什么,也许那人没去过J市留下来玩不行吗?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分析的话……”

“嗜血”说着不满地站了起来,走到情报人员面前,踩住了他的手,情报人员惨叫着解释道,

“不,啊!不是,我还有,我还有情报可以证明!”

“嗜血”松开了脚,想听他还能说些什么,

情报人员赶忙缩回了手,捂着被碾得满手是血的手,忍着剧痛快速说道,

“我还查到之前林渊竞选男主的那个剧组近期会有试镜,他们剧组和确定的演员都没有离开,

所以他们的试镜肯定也在J市,他也会回J市。”

“有点用嘛,”

听到“嗜血”这么说,情报人员松了口气,可下一秒就听到他继续说道,

“但不多,我难道不知道他肯定会回去试镜吗,用你来告诉我!

干等着他回去,他明天要是不回去怎么办!组织的违约金你来付吗?没用的废物!”

“嗜血”气得掐住了情报人员的脖子,手下用力,

可看着不断挣扎的情报人员,他突然松开了手,对猛烈咳嗽的情报人员说,

“去查林渊在h市的房产、酒店预订,还有交通购票记录。”

“遵,咳咳咳,遵命!”

看着情报人员疯狂逃跑的背影,“嗜血”不屑地移开了目光,

要不是组织的人进入华夏太过危险,没有更多的情报人员,他才不会留下这个废物,

这么想着他看向远方,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而林渊那边,运动了几小时后他就开始哄庄如梦了,

而面对林渊的轻哄,庄如梦只紧紧抱着锦被寸步不让,连连摇头。

而随着她的动作,披散的波浪长发飘动,为她添了一抹艳色,

露着的肩头肌肤胜雪,她围在大红色的锦被当中,艳丽得如同玫瑰花妖一般。

她的大眼睛还水光潋滟的,再加上红红的小鼻子让她看起来委屈极了,

让林渊看得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看她哭的模样。

就在林渊搂住庄如梦,想要继续哄她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音,

林渊当即就警觉起来,他给庄如梦比了个“嘘”,之后就立刻拿了件睡袍穿上,

将床幔严严实实拉上后,就握着唐刀手柄来到了窗前,靠着墙壁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这是……挥动翅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