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到了此般境地,盛红衣忽然身心都宁静了。

不是平静,而是平静到极致的宁静。

她有一种终于等到结果的感觉。

原来是这位啊!

难怪是死劫呢!

她忽然就想起了曾经,她在一块记忆碎片之中隐约的看见过这人。

那人的一切都迷迷蒙蒙的,似被什么盖着,而今,也不知是时间久远还是犯了什么禁忌,盛红衣再去回想那人的脸发现就连记忆都模糊了。

如今,站在这里,看着面前的“守正”,盛红衣找到了相似之处。

他们的眼睛在这一刻重合了。

一样的幽暗不见底,似其中藏着吃人的恶兽,让人见之失魂……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一个实力超越了魍原之人!

魍原是什么人?

曾经从青玄的只言片语之中,说过他是幽冥界之主这般类似的话。

便是这话兴许有些夸张,但盛红衣心中却明白,魍原的全盛时期,大约是代表了幽冥界的最强战力水准!

毕竟,魍原可是十殿阎罗都俯首称臣的存在。

这还只是他虚弱的不像话的时候。

便是这样,秦广王等人都没有离他而去。

如秦广王这等厉害人物,兴许魍原曾对他们有恩情,使得他们追随于他。

可恩情不是全部,厉害人物通常自傲,他们甘愿低头认主,必然是因为魍原有让他们低头的实力!

所以,眼面前这位会是什么人呢?

弄出衡芜鬼城这样的地方,就连隶属于神界的青龙冢都能让他操控在手里。

还有寻真真。

其实还有她吧。

盛红衣垂了垂眼,寻真真是她的某一个厉害前世费尽心力保下的。

而那个前世,自盛红衣得到的记忆片段之中,她其实清楚,那是一段神族记忆。

他不仅是衡芜鬼城的主子和守正的主人,这个“他”,是个神族。

而且是至今没有陨灭的神族?!

而无论是青玄、寻真真,甚至她盛红衣,便是曾经可能有神族的身份亦或者堪比神族的实力,到如今也都没了。

他们不是死了就是转世了,又能剩下什么呢?

她盛红衣如今不过是荒原大陆一个普通的修炼者,修为更不是顶尖的。

如何同这样的人抗衡?

心中将事情想了个囫囵,盛红衣面上并未表现出显着的害怕来。

她没说话,表情暂且看不出什么来。

“守正”又开口了。

实际上,盛红衣无论在这个世界如何,在他眼中,她跟脚下的蝼蚁确实没什么区别。

敌人太弱,“守正”似忽然有了聊天的兴致。

“知道是本尊,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本尊是个心善的,容你在死前满足一下死前愿望。”

死前?

满足愿望?

这种伪善的话骗一骗初出茅庐的菜鸡还可以,骗她就实在是太小瞧她了?

大约是想自她嘴中掏出些什么吧?

这么说,面前这个假“守正”对她盛红衣的了解,其实是很片面的?

盛红衣心中暗忖,她开始寻思起“守正”到底知道她的事儿有多少。

“我……一个孤儿,因缘际会得了古修士的传承,如今一切都要没了,并无什么死前心愿。”

盛红衣一字一句,终于迸发出强烈到难以遮掩的恨意。

她眼神随之暗了暗,看起来有些暗自神伤又带着对“守正”的仇视。

“哦?倒是个可怜人呐,不过你的机缘确实是很逆天呢?可惜,未遇到良主啊?不过,你在幽冥界,同魍原几个关系不错,就没想过留在幽冥界吗?”

对方也不知信或者不信,他声音平静之中带着和善,循循善诱,看起来好像一位令人敬服的长辈。

“哼,你们幽冥界都不是好人。”

说到这里,她便不说了,眼神之中愤恨之意愈浓!

倒是很符合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年少才高,机缘和资质都不缺,更是不足百岁便成了元婴修士,她确实有自高自傲的资本。

可惜的是,却是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就要铩羽,能不愤恨么?

不愤恨才不正常。

“守正”倒是不在意面前盛红衣的态度,毕竟这样的盛红衣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看的觉得挺有趣。

至于她是什么人的转世,这点“守正”也猜到了。

这般的机缘,绝不可能是个普通人,她必然有一个不得了的前世或者是前世就有不得了的机缘。

而“守正”已是猜到她可能同谁有关了。

杀神罢了。

想不到,那个硬骨头死的不能再死了,还留了个后患在这儿。

若是亲眼见到她之前,他的心中已有八成肯定,那到了这会子听这个丫头说了些话,他基本笃定了。

就是杀神留下的后手。

这丫头到底是太年轻了,以至于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她有焚邪,这足以说明大部分问题。

焚邪是杀神的本命剑,如何另觅其主?

剑有剑灵,那焚邪同杀神一样的桀骜不可驯,若不是盛红衣与杀神有关,焚邪绝不会跟她的。

他想到这个,心中又是对杀神冷嘲热讽一番,要不然最后怎么是他胜了而杀神死了呢?

就是因为他的优柔寡断,毫无一个上位者该有的样子,舍不得这个,舍不得那个?

自己都死了,居然不让本命剑陪葬,还把它留下了。

这留下了,不就暴露了吗?

不仅是焚邪,还有魍原!光昌!

以前,他们三个关系最好了。

他还不了解魍原吗?

魍原绝不可能随便相信人,偏生他要带着这个丫头,定然是他也看出来了,这丫头是杀神的后继者吧!

不过魍原啊,到底还是他了解的那个魍原,骨子里同他一样自私自利。

杀神生前就对青龙冢的情况了若指掌,而焚邪自带南明离火,对青龙冢的克制作用不言而喻。

因此,魍原利用这丫头手中有焚邪,去青龙冢把他急需要的虚无草给拿出来了,顺道破坏了青龙冢!

而冥猿和鬼门的事情,也能说得通。

焚邪天生克制它们。

至于说盛红衣觉得魍原不是好人,大约是识破了他的利用之心吧?

难怪最后独自一人去了鬼门城。

想必,一开始,她跟着魍原,是当真存了依附之心的。

只不过,最终识破了一切才负气离开。

这性子,不就是杀神那厮的性子吗?

可以说一模一样。

包括她帮鬼门,这般的嫉恶如仇,也是一样一样的。

真是可笑。

而且呀,这丫头刚才也说了,她是孤儿。

杀神不也是孤儿么?

相似的人生经历,一样的本命法宝,还有那茅坑里的石头一样臭硬的性子!

这还不够笃定,这人同杀神有关吗?

虽然她是个丫头片子。

可,既然后手么,总要有些伪装吧!

男变女算什么?后手也不一定就是杀神的元灵啊。

他们这种境界,便是死亡,也有办法准备后手,莫说一个,两个三个也是可能的。

不过,还是他棋高一着,识破了这一切!

反正,只要不是那个人就行了。

“守正”心中唯一的一丝不确定落下了。

是他多虑了,那人如何,没有谁比他更清楚。

那人自以为给自己安排的每一世都很完美,实则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后来,更是自己作死,现在想必还在异世界沉沦吧?

便不是在异世界,他也还有后招,他是没法直接杀死“他”,可是,他有的是手段让那人永远达不到目的。

时间已经不多了呢,纵使“他”现在回来,也来不及了吧!

“守正”不无轻蔑的想。

便是有那千万分之一的可能,面前这个丫头片子纵然不是杀神留的后手又如何?

此人到底是没机会成长起来了。

今天,就是马上,一切都要结束了。

掌心,有黑色的能量汇聚。

这个躯壳,被光昌重创过了,几乎是在苟延残喘,他借着这个躯壳来到这里,虽然弱到他觉得非常难受的程度,可对付这个丫头片子,尽够了。

山坳子里,美妇人凉凉道:

“那丫头不妙啊,可惜了!”

“我本来还对她好奇呢,这丫头身上隐藏的那些气息,着实与众不同。”

虽然这么说,但是也只是旁观者的一句闲言罢了!

这会子,她没有插手的意思。

毕竟,涉及因果,如她们这般的境界,不仅心硬如铁,心凉如冰,更不可能轻易涉入旁人的因果。

莫说这个丫头只是让她有点兴趣而已,不值当什么。

就是换成一城人在她面前被屠尽,只要与她没有纠葛,她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当看不见。

女道师难得没唱反调,比起盛红衣,她更关心“守正”。

“那个异物怎么办?”

这回出口是是那老妪:

“放心,这异物已经不行了,现在在它的躯壳里说话的是一个强大的神识,它根本承受不住。”

“若是那丫头得用些,让这异物多用些力,没准打着打着,这东西就直接解体了!”

“便是那丫头不得用,咱们等他们的事情解决了再出手解决那个异物就是!”

异世界之物不同于盛红衣。

盛红衣是荒原大陆的,涉及因果,而异世界的东西,根本排除在这个世界规则之外。

异世界之物代表着异端,谁知道会给本土造成如何的冲击?

身为荒原大陆人士,守护自己土生土长的土地是应有责任,责无旁贷的。

美妇人眯了眯眼:

“它身体里那道神识,不对劲,我怎会有一种熟悉感!”

其实不止熟悉感,确切的说,更像是一种忌惮之感。

但她想了很久,也没想起她究竟在哪里见过这个魂灵!

这本就是不同寻常的事情!

太不同寻常了。

还能让她忌惮?!

莫说老妪和女道师,就是美妇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道神识身上还蒙着一层黑雾,任美妇人如何细看,都看不清楚。

若不是此人有什么秘法或者法宝傍身,就是他的修为远胜于她。

能比她修为还高的?

不是她要说?

这世上能有几人?

或者,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老妪跟着皱眉:

“不过一道神识,就有这么可怕的实力?本尊会是什么人呢?”

那异物刚刚自称“本尊”。

何为“尊”,一般情况下,只有位高权重者才会如此称呼!

可位高权重者世上太多了,这又是哪一位?

女道师目光在盛红衣身上定了定:

“那小丫头好像知道。”

她刚才说了,这人是什么守正的和衡芜鬼城的主人!

守正是什么?他们不知!但衡芜鬼城,却是个秘辛,它的主人……

三人的神情齐齐一顿,一瞬间又同时一变,都是不愿多谈的模样。

半晌,美妇人似做了决定,一摊手,性子倒也光棍:

“也罢,今儿个先把这个异物和那个神识给抓了,至于本尊如何,以后再说。”

老妪和女道师欲言又止,想说后患无穷,可任由那异物跑了肯定不行!

就在三人有些讳莫如深,气氛一度静默之时,莲池已是赶回的路上。

她回去的原因是因为静客的自作主张,将她这些年对于佛法的领悟都传承给了盛红衣。

佛家有一种秘法,师徒之间可用这种秘法牵系在一处。

其余时候没有任何影响,就是在发生重大变故时,好比受了重伤或者有了生命危险,相互间会有感应。

静客做了这样的事情,莲池虽然回去之时并不清楚,但这样的“传承”必然对当下的静客产生了影响,灵气消耗过度都会力竭,何况这么大的事儿。

自然而然就惊动了莲池。

可,莲池赶回去后,已是无力回天,除了感叹一句“冤孽”,也只得助徒儿尽快恢复。

而静客在师父的帮忙之下,很快稳定了境界,此后便是闭关了。

莲池见一切妥当,便返回了,不过她也没心思同老友再叙什么旧了,只是老友为她而来,她总要亲自走一趟告个别。

她路上赶得及,本也没注意什么!

忽然,她似感觉到了佛力!

这佛力?她在妖城感知过一次,那时候是幽冥界的方向似有大能佛修现世!

她连忙驱使神识一看,那长得青面獠牙的她不知是什么,可对面那个濒临死亡的,不是盛红衣,还有谁?

当下,她也来不及细想,一道佛光倏忽而至!